郭德纲只会说相声?我们都被他骗了_娱乐频道_东方资讯

发布日期:2020-07-24 10:00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距今为止,相声已有一百多年的传承历史。

它在初创时期迷茫过,在发展辉煌时期兴盛过,也在后继无人的窘境下没落过。

本以为相声从此一蹶不振,德云社异军突起,让沉默已久的传统相声文化再次回归到公众视野。

相声从一个默默无闻的小众文化变成家喻户晓的流行元素,郭德纲功不可没。

他不仅在国内打开相声界的新篇章,更在全球范围内广为流传。

时至今日,德云社已然成为相声界的标杆,郭德纲则是相声传承的文化代表。

回顾郭德纲这些年来付出的艰辛和努力,他能做到和相声彼此成就的原因耐人寻味。

业务熟练的背后,郭德纲绝对不是单单只会说相声这么简单。

在弘扬相声文化的惊涛骇浪中,我们可以窥见到郭德纲气势浩荡的生存观。

生存面前尊严靠后

让郭德纲一辈子都无法忘怀的经历之一,莫过于他被某电视台安排在玻璃房48小时吃喝拉撒,给场外观众表演的悲惨情形。

2003年的那个夏天,天气炎热,郭德纲的心中万分悲凉。

狭小的空间里,装着一具不服输的肉体。

他在里面吃饭,睡觉,唱歌,讲故事逗笑外面观看的群众。然而,隔在他和观众中间的一面透明玻璃又厚又隔音,他只能靠肢体动作让观众明白他的意图,失去语言传播的空间里多了几分他人体会不到的心酸。

这一切都要源于德云社资金周转的缺失,公司运营,员工工资,演出场次屈下不上。万般无奈下,郭德纲只好牺牲自己的尊严赚外快贴补全社支出费用。

很难想象,一个30岁的男子汉为五斗米折下金腰。

因为他深知,活下去比尊严来的实际,重要。三十而立的他早已过了任性的年纪,金钱当道的社会,没有钱,怎么继续让德云社运营,没有钱,员工工作无限消极,没有钱,等于失去一切向前的机会。

我们曾经都是被命运捉弄的人,区别在于,有的人在命运的威胁下选择逃避,有的人拍掉身上奔波的尘土,继续勇往直前。郭德纲无疑选择了后者。

后来,郭德纲在采访中说道:我没往心里去,因为干的就是这行。从7岁学艺的时候老先生有句话说得好:技要卖,脸朝外。

按照老郭的逻辑就是,你出钱,我卖力。因为我是干这个的,怕笑话我大可以不干。他喜欢把这些比作一门生意,想开了就一切都OK。

影视剧中,听到打劫者说过最多的一句话就是:要钱还是要命?

这个问题听似简单,实则富含深刻的人生道理。

要钱?命都没了,你拿什么花呀?

要命?钱没了,你有命没钱花呀。

这笔账怎么算都不合情理,但其中暗含了一个不可忽视的道理:得要命。

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,命还在,一切都能东山再起。

不得已时,郭德纲为了生存放下尊严,可歌可泣。

人有梦想就得坚持

为相声之梦二度进京,屡屡遭受同行排挤。成名前的郭德纲想站在台上安稳说一段相声都是奢侈。

用郭德纲现在的话说:我是遭人排挤的非著名的著名演员。

站在台上说相声是郭德纲的毕生梦想,只不过坚持理想的道路充满荆棘。他没有选择放弃,郭德纲的目标很清晰:说相声。

于是,在孤立无援,不受同行待见的他选择另起炉灶,德云社应运而生。

2002年底,那天的大雪飘落满地,德云社广德楼分部演出听众只有一个人,能容纳将近三百人的演出场地显得空旷无比。

德云社卖座率跌至谷底。

此时,在现实生活的残酷面前,绚烂如花般的梦想遥不可及。

日子还得过,只要有人听,德云社就有存在的意义。郭德纲开始筹划着其它营生用来滋补他未完成的相声美梦。

他开始为各类节目做编剧,当编导,副业赚来的钱扶持主业。

用郭德纲今天的话说,如果不是当年做节目当编导,做编剧写电视剧,为说相声做铺垫,德云社走不到今天。

郭德纲把相声比作是一门手艺,和卖花,卖盆,修脚的一样。

在郭德纲看来,卖花了卖了三天发现不赚钱改行卖肉,这叫生存。不赚钱还坚持卖一年,十年的话这叫喜欢。

如果当初没有坚持自己的梦想,相声或许还埋没在一片荒芜之中等待挖掘,当然也不会有德云社的出现。

郭德纲骨子里对相声是真爱。